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百万城市沉默

很弱的哈利波特au,只是为了写一个关于幽灵的概念。
“亡者没有意志。”
“所有鬼魂都只是生者的执念。”
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游荡在一条小巷里。
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。
他记得自己因为一份强大的执念而留下来。
他甚至记得自己的死亡,这之中需要一些合理的心理补偿机制来弱化他对自己存在的疑问,就像在梦里很多人无法发现自己所存在的不合理一样。
他凭着记忆敲开了一扇门。
江南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今何在的情景。哦,当时他还不叫今何在,他叫曾雨。他当然本来也不叫江南,叫杨治。但他宁可别人叫他江南,好像这样就能和过去一刀两断。
当时他正在火车南站等车,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,但他一点儿都不怕。他漫无目的地四处看,目光触到一个跟...

城市上空

三题作文:暑假 妄想 无线电
如果不是南格要偷他的自行车,还好巧不巧地被他撞见,崇安原本是不会和这种小混混有交集的。
“干什么?”
南格:“我看你这车挺不错的,忍不住摸了几下。这不犯法吧。”
厚颜无耻。
崇安懒得理他,走过去开锁。
“哪个学校的?”
“效实。”
“呦,全市唯一一所重点高中啊。”小混混肃然起敬。
崇安觉得有点好笑:“你们不是应该最瞧不起我这种人吗?”
“那是他们,我不一样。”小混混勾过他的肩,“你能进去,说明你有本事,我敬重有本事的人。”
“我叫南格。”
崇安摸摸下巴:“名字不错,可惜了。”
南格不以为意:“你呢?”
“……崇安。”
“喂!你磨蹭什么呢!”一个跟崇安差不多大的男生骑着那种前面有条杠子的黑色大自...

龙与少年游

@夜半钟声 解解的大逃杀梗。
江南是相信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”的,他也做好了遭报应的准备,但不是现在,不是被酒驾的司机撞断了一条腿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等着救护车。
日哦。
他简直想叹口气。
大概是经历过那样的生存考验了,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东想西想。
他想他今天就不该出门,不该走路。在他走了三个路口都没扫到一辆共享单车的时候他就该回去了。猴子也是,为个小细节跟他吵半天,今天还赌气不来公司,要不是读者等着更新,他才不会巴巴儿地跑去找他,也不会被车撞……对!都怪猴子!多大的人了!好好地吵什么架!赌什么气!
今何在在书店里突然打了个寒颤。他环顾下四周,觉得可能是空调温度打太低了,于是决定出去晒一下。
要说他为什么会在...

借我

王培杰作为一个北京大老爷们儿,却甚少出门。
他话不多,别人问他,他总是笑,因为不知道说什么。可他却考了北影表演系。
上海算是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了,去的时候家里人一万个不放心,王培杰连连保证,才脱了身。
到上海是2015年的10月份,参加一轮面试。那时候他就见到冒海飞了。但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谁会选上,所以见过也只是见过了。
第二次就是拍定妆照了。这时候就定下来了,双方都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搭档了。
冒海飞知道王培杰千里迢迢从北京赶过来,现在还在住宾馆,遂盛情邀请他住自己家。住进去后王培杰才发现和住宾馆一样——依旧要每天叫外卖。
施哲明听说后就很同情他。
冒海飞不服。施哲明就问他:“人家要吃的是家常菜,你会吗?”
“我可...

而你是我无法投递的信笺

瞳瞳,那天你哭着跑回来,问我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姐姐?阳阳今天笑我,说我没有没有姐姐,她有。”
我突然哽住。你奶奶放下筷子,一声不响地把你抱到一边。
我几乎要脱口而出:孩子啊,你有一个姐姐。
你的姐姐出生在冬天。那个冬天很冷,我却痛得满头大汗。医生将她接生出来的时候,我听着她的啼哭声,模模糊糊地想:啊,这是我的孩子啊,这是我孩子的哭声啊。
可是接着我就听到助产士短促的惊叫声。我的心一沉。
你的姐姐有唇腭裂。
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我放弃了连衣裙和高跟鞋,每天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喝骨头汤喝到吐。我定期去医院检查,严格按照医嘱,一天洗十次手。可是悲剧还是发生了。
开始时你奶奶和生斌还安慰我:“没关...

春宵病

2003年4月5日 晴
早上出门前我跟妻子告别。檀荛抱着女儿:“龚姝,跟爸爸说再见。”她已经两岁了,还不太会说话。
我按下她的手:“算了。等我回来再说吧。”妻子抱着她,沉默着。我最后抱了她们一下,出去了。
上面给我们发了厚厚的隔离服。所有在传染病科工作的医生都不准回家。
下班回到宿舍我就开始发呆。
宋承托人带了一份干锅驴肉,颤巍巍地堆成尖儿,浇上通红的辣椒油,我们两人分着吃,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。他豪气地抽出一张餐巾纸擦脸。我到屋外抽烟。
天已经完全黑了,我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指间的一点火星在闪。
2003年4月17日 晴
有记者来调查。
气氛开始变得紧张。
今天下楼,在拐角处看到一个女孩在打电话。她应该刚毕业,正在...

蜜柑与少女白

落子无灰

这天是男生生日,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饭桌上吃饱喝足,就有人开始搞事。
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开始他总选真心话,答不出来,被罚得喝了好几杯酒。最后他终于招架不住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“给一个人打电话,跟TA说我爱你。”
他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,拨了一个号码,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,又放下,笑着说:“没人接,大概是睡了。这么晚打扰人家也不好吧,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“那你就给他发个语音。”
“我没他微信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
“哎算了算了,别为难他了,他今天也喝的够多了。”
男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重新拿起手机。他确实没有那个人的微信,就是手机号码没准儿也早换了。他刚刚只是象征性拨了一下,就按掉了。
2004年,临近...

恋之风景

三题作文:天使 街道 游戏
他已经在窗台上待了一下午了。
那个女孩只是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一动不动。
他耐着性子等着,确定她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,就迅速离开。
回去后他遇到大天使长。米迦勒很惊讶:“你这么快就回来了?我以为你会待很久的。”
“有什么好待的?她就躺在那儿,一下午都没动。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死了。”
“哦,别这么说,”米迦勒笑了,“她可能还没适应,你要帮助她。”
“怎么帮?我们不能让他们看见,又不能改变既定事实。我说过了,我一点儿都不想搞这种没成效的事。”
天使长有意忽略他的最后一句话:“好好想想,首先,你有了解她吗?”
“有什么好了解的,不就是另一个不幸的可怜人吗。”
“那么,她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…”
“她住...

蔷薇与刀

最后一株石楠被移走了。
我喝一口咖啡,看向窗外。树移走后视野开阔很多,只是今天雾霾严重,街对面都看不到。这家咖啡店叫“石楠小札”,这么一来就有点名不副实了,但我并不惋惜。石楠名字虽好,每年开春时的花香却没多少人受得了。店里人不多,这也是我把谈话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。
他推开门,环顾四周。我向他微笑。他走过来,坐在我对面,开口先是道歉:“抱歉,有点事来晚了,没让你等太久吧?”我摇头:“没事,我也才到。你要喝点什么吗?咖啡,还是红茶?”
服务员走过来。
“一杯柠檬水就好,谢谢。”
服务员点头离开。
“好,”我双手交叉,撑在桌子上,“我不擅长进行曲折委婉的谈话,所以,我们可以直接进入正题吗?”
一杯柠檬水端上桌。
他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