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借我

王培杰作为一个北京大老爷们儿,却甚少出门。
他话不多,别人问他,他总是笑,因为不知道说什么。可他却考了北影表演系。
上海算是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了,去的时候家里人一万个不放心,王培杰连连保证,才脱了身。
到上海是2015年的10月份,参加一轮面试。那时候他就见到冒海飞了。但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谁会选上,所以见过也只是见过了。
第二次就是拍定妆照了。这时候就定下来了,双方都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搭档了。
冒海飞知道王培杰千里迢迢从北京赶过来,现在还在住宾馆,遂盛情邀请他住自己家。住进去后王培杰才发现和住宾馆一样——依旧要每天叫外卖。
施哲明听说后就很同情他。
冒海飞不服。施哲明就问他:“人家要吃的是家常菜,你会吗?”
“我可...

而你是我无法投递的信笺

瞳瞳,那天你哭着跑回来,问我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姐姐?阳阳今天笑我,说我没有没有姐姐,她有。”
我突然哽住。你奶奶放下筷子,一声不响地把你抱到一边。
我几乎要脱口而出:孩子啊,你有一个姐姐。
你的姐姐出生在冬天。那个冬天很冷,我却痛得满头大汗。医生将她接生出来的时候,我听着她的啼哭声,模模糊糊地想:啊,这是我的孩子啊,这是我孩子的哭声啊。
可是接着我就听到助产士短促的惊叫声。我的心一沉。
你的姐姐有唇腭裂。
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我放弃了连衣裙和高跟鞋,每天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喝骨头汤喝到吐。我定期去医院检查,严格按照医嘱,一天洗十次手。可是悲剧还是发生了。
开始时你奶奶和生斌还安慰我:“没关...

春宵病

2003年4月5日 晴
早上出门前我跟妻子告别。檀荛抱着女儿:“龚姝,跟爸爸说再见。”她已经两岁了,还不太会说话。
我按下她的手:“算了。等我回来再说吧。”妻子抱着她,沉默着。我最后抱了她们一下,出去了。
上面给我们发了厚厚的隔离服。所有在传染病科工作的医生都不准回家。
下班回到宿舍我就开始发呆。
宋承托人带了一份干锅驴肉,颤巍巍地堆成尖儿,浇上通红的辣椒油,我们两人分着吃,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。他豪气地抽出一张餐巾纸擦脸。我到屋外抽烟。
天已经完全黑了,我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指间的一点火星在闪。
2003年4月17日 晴
有记者来调查。
气氛开始变得紧张。
今天下楼,在拐角处看到一个女孩在打电话。她应该刚毕业,正在...

蜜柑与少女白

落子无灰

这天是男生生日,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饭桌上吃饱喝足,就有人开始搞事。
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开始他总选真心话,答不出来,被罚得喝了好几杯酒。最后他终于招架不住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“给一个人打电话,跟TA说我爱你。”
他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,拨了一个号码,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,又放下,笑着说:“没人接,大概是睡了。这么晚打扰人家也不好吧,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“那你就给他发个语音。”
“我没他微信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
“哎算了算了,别为难他了,他今天也喝的够多了。”
男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重新拿起手机。他确实没有那个人的微信,就是手机号码没准儿也早换了。他刚刚只是象征性拨了一下,就按掉了。
2004年,临近...

恋之风景

三题作文:天使 街道 游戏
他已经在窗台上待了一下午了。
那个女孩只是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一动不动。
他耐着性子等着,确定她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,就迅速离开。
回去后他遇到大天使长。米迦勒很惊讶:“你这么快就回来了?我以为你会待很久的。”
“有什么好待的?她就躺在那儿,一下午都没动。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死了。”
“哦,别这么说,”米迦勒笑了,“她可能还没适应,你要帮助她。”
“怎么帮?我们不能让他们看见,又不能改变既定事实。我说过了,我一点儿都不想搞这种没成效的事。”
天使长有意忽略他的最后一句话:“好好想想,首先,你有了解她吗?”
“有什么好了解的,不就是另一个不幸的可怜人吗。”
“那么,她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…”
“她住...

蔷薇与刀

最后一株石楠被移走了。
我喝一口咖啡,看向窗外。树移走后视野开阔很多,只是今天雾霾严重,街对面都看不到。这家咖啡店叫“石楠小札”,这么一来就有点名不副实了,但我并不惋惜。石楠名字虽好,每年开春时的花香却没多少人受得了。店里人不多,这也是我把谈话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。
他推开门,环顾四周。我向他微笑。他走过来,坐在我对面,开口先是道歉:“抱歉,有点事来晚了,没让你等太久吧?”我摇头:“没事,我也才到。你要喝点什么吗?咖啡,还是红茶?”
服务员走过来。
“一杯柠檬水就好,谢谢。”
服务员点头离开。
“好,”我双手交叉,撑在桌子上,“我不擅长进行曲折委婉的谈话,所以,我们可以直接进入正题吗?”
一杯柠檬水端上桌。
他...

她的二三事

1.高一下学期刚开始,我妈问我借钱(当时我压岁钱刚拿到手):“你看,你钱放手里也不能变更多,不如借给我,人不能目光短浅是不是,要有远见,我给你利息,一年后还你……”
我:“你的意思就是短期内不能还我对吧?”
“哎呀,你咋那么聪明呢!”(很简单的联系上下文而已吧我的阅读理解有那么差吗)
2.高二时《盗墓笔记》电视剧上映,我跟我妈提过几次,我妈就到处找相关消息给我看。放假去扬州玩,我妈看到一个人的发型和剧中小哥一样,拉住我(拽得我胳膊疼):“快看,快看,小哥!”“哪儿呢哪儿呢?”“那个,看,像不像?”“天,根本不像好吧,人家(杨洋)好歹没那么胖好吧!”
3.高二暑假艺术集训,我妈早上送我,打开广播,听见有...

影鱼

小绿下楼倒垃圾时崴了脚。她打电话给学长。
学长帮她买了菜,还顺便喂了鱼。
“你这鱼是不是生病了?”
“有吗?”小绿拖着脚走过去看。鱼还和平时一样。
“看着有点不一样。”
“我看不出来。”
“算了,没什么。”
临走时学长对她说:“你可以考虑和别人合租,互相照顾,不然下次再有这种事,没有我,你怎么办呢。”
小绿从没想过和别人合租。她在学校独来独往,交流最多的就是学长。她自己也不喜欢人太多,长久以来早就习惯了自己解决问题。
小绿在化学系。经常有人对她说,女孩子学理工科很苦的。
“做实验很危险的,你要小心。”学长这么对她说。
小绿不觉得。
她经常待在实验室里。回去时她会偷偷带一点药品,在家里做实验,看自己配出的五颜六色的试剂...

林深时见鹿

见鹿五岁时,她的母亲带着她改嫁。
她们住进了对方家里。
对方是个商人,离过一次婚,有个比见鹿大一岁的女儿,叫向秋。
见鹿也改姓了向。
向文对她不算差,但也没有亲密到像向秋那样。
她的母亲常常抱怨向文不关注见鹿,见鹿倒觉得没什么。毕竟不是亲生的,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。
向文带见鹿和向秋参加过一个晚会。对方也带了两个小孩,都是男孩。一个比见鹿大一岁,另一个跟见鹿一样大。
一样大的那个很调皮,总是找各种机会捣乱。宴会快结束时,他偷偷找到见鹿,这次他看上了壁橱上的花瓶。见鹿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好玩啊。”
见鹿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玩的,但依旧答应了他。
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慢慢往外抽桌布,花瓶到边缘时再合力搬下来。但他们忽视了花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