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百万城市沉默

很弱的哈利波特au,只是为了写一个关于幽灵的概念。
“亡者没有意志。”
“所有鬼魂都只是生者的执念。”
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游荡在一条小巷里。
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。
他记得自己因为一份强大的执念而留下来。
他甚至记得自己的死亡,这之中需要一些合理的心理补偿机制来弱化他对自己存在的疑问,就像在梦里很多人无法发现自己所存在的不合理一样。
他凭着记忆敲开了一扇门。
江南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今何在的情景。哦,当时他还不叫今何在,他叫曾雨。他当然本来也不叫江南,叫杨治。但他宁可别人叫他江南,好像这样就能和过去一刀两断。
当时他正在火车南站等车,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,但他一点儿都不怕。他漫无目的地四处看,目光触到一个跟...

龙与少年游

@夜半钟声 解解的大逃杀梗。
江南是相信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”的,他也做好了遭报应的准备,但不是现在,不是被酒驾的司机撞断了一条腿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等着救护车。
日哦。
他简直想叹口气。
大概是经历过那样的生存考验了,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东想西想。
他想他今天就不该出门,不该走路。在他走了三个路口都没扫到一辆共享单车的时候他就该回去了。猴子也是,为个小细节跟他吵半天,今天还赌气不来公司,要不是读者等着更新,他才不会巴巴儿地跑去找他,也不会被车撞……对!都怪猴子!多大的人了!好好地吵什么架!赌什么气!
今何在在书店里突然打了个寒颤。他环顾下四周,觉得可能是空调温度打太低了,于是决定出去晒一下。
要说他为什么会在...

我的一个作家朋友


那年长街春意正浓/你跟他是白首如新
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/后来谁像 十八少年
檐下躲雨/世事无常
望进一双深邃眼瞳/长忘曾经过此门
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/去岁相思见在身

雨丝微凉/春天太短
风吹过暗香朦胧/凑不满十八瞬间
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/你曾被谁惊动 偷偷替他发表
过处翩若惊鸿/然而不能回头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/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
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/发现你的是他
甘愿卑微换个笑容/难道与他隔空叫骂
或沦为平庸/你竟乐此不疲

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/重来我亦为行人
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/一字一句谎言多新鲜
你眼中有柔情千种/你对过往只字不提
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/谁上封神榜 徒留催更军

后来谁家喜宴重逢/...

蜜柑与少女白

落子无灰

这天是男生生日,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饭桌上吃饱喝足,就有人开始搞事。
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开始他总选真心话,答不出来,被罚得喝了好几杯酒。最后他终于招架不住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“给一个人打电话,跟TA说我爱你。”
他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,拨了一个号码,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,又放下,笑着说:“没人接,大概是睡了。这么晚打扰人家也不好吧,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“那你就给他发个语音。”
“我没他微信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
“哎算了算了,别为难他了,他今天也喝的够多了。”
男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重新拿起手机。他确实没有那个人的微信,就是手机号码没准儿也早换了。他刚刚只是象征性拨了一下,就按掉了。
2004年,临近...

冬至

他没想到那个人会来。他们已经绝交很久了。
绝交的原因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无非就是些利益纠葛。即使他们把理想看的比什么都重,也还是脱不开这些俗套的情节,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。
那天是冬至,按照习俗,要吃饺子,喝羊汤。饺子正在锅中翻滚,羊肉刚焯过一遍,门铃就响了。要不是他们许久不联系,掐着点儿,他几乎要揶揄一句莫不是闻着味儿来的。所以他开门的时候愣了许久,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。何况对方又叫了他一声阿南。
阿南,阿南。那是他们关系最好时的称呼,平白让他小了几岁。他抗议过,还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些,去配了一副眼镜。后来实在是无力回天,他也就认了。那人每次念的时候都带着笑,和特有的南方口音。听久了,也就习惯了。
此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