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时间定为7月23日,规则是每人从五黑框同人歌中选择任意一句,以此为基础进行文章或图画创作,一人一小时。
欢迎大家和我们一起搞事,多产粮

蜜柑与少女白

落子无灰

这天是男生生日,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饭桌上吃饱喝足,就有人开始搞事。
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开始他总选真心话,答不出来,被罚得喝了好几杯酒。最后他终于招架不住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“给一个人打电话,跟TA说我爱你。”
他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,拨了一个号码,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,又放下,笑着说:“没人接,大概是睡了。这么晚打扰人家也不好吧,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“那你就给他发个语音。”
“我没他微信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
“哎算了算了,别为难他了,他今天也喝的够多了。”
男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重新拿起手机。他确实没有那个人的微信,就是手机号码没准儿也早换了。他刚刚只是象征性拨了一下,就按掉了。
2004年,临近...

冬至

他没想到那个人会来。他们已经绝交很久了。
绝交的原因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无非就是些利益纠葛。即使他们把理想看的比什么都重,也还是脱不开这些俗套的情节,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。
那天是冬至,按照习俗,要吃饺子,喝羊汤。饺子正在锅中翻滚,羊肉刚焯过一遍,门铃就响了。要不是他们许久不联系,掐着点儿,他几乎要揶揄一句莫不是闻着味儿来的。所以他开门的时候愣了许久,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。何况对方又叫了他一声阿南。
阿南,阿南。那是他们关系最好时的称呼,平白让他小了几岁。他抗议过,还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些,去配了一副眼镜。后来实在是无力回天,他也就认了。那人每次念的时候都带着笑,和特有的南方口音。听久了,也就习惯了。
此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