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我的一个作家朋友


那年长街春意正浓/你跟他是白首如新
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/后来谁像 十八少年
檐下躲雨/世事无常
望进一双深邃眼瞳/长忘曾经过此门
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/去岁相思见在身

雨丝微凉/春天太短
风吹过暗香朦胧/凑不满十八瞬间
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/你曾被谁惊动 偷偷替他发表
过处翩若惊鸿/然而不能回头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/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
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/发现你的是他
甘愿卑微换个笑容/难道与他隔空叫骂
或沦为平庸/你竟乐此不疲

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/重来我亦为行人
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/一字一句谎言多新鲜
你眼中有柔情千种/你对过往只字不提
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/谁上封神榜 徒留催更军

后来谁家喜宴重逢/他跟你是倾盖如故
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/初见惊艳 互相吹捧
灯火缱绻/叛众离亲
映照一双如画颜容/幻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
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/终究还是难免以刀笔相见

对面不识/上海是梦中去过的地方
恍然间思绪翻涌/流光溢彩
望你白衣如旧/谁说不能永恒
神色几分冰冻/谁又记得当初
谁知我心惶恐/因为金庸客栈相逢

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/醉后轻佻
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/白发苍苍仍不忘嘲讽
再将旧事轻歌慢诵/但悲不见九州同
任旁人惊动/又用金庸结束
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/不曾相许各奔赴天际

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/是否九州生而作谶言
不去看你熟悉面孔/若早知会各走两边
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/那何必与我 相逢又相知
高潮
山门外 雪拂过白衣/谁爆料 你喝酒到凌晨
又在指尖消融/偷偷看点映
负长剑 试问江湖莫大/又绝交 你说无需朋友
该何去何从/有谁能长久
今生至此 像个笑话一样/还是在乎 只是没有价值
自己都嘲讽/不再特别
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/一厢情愿 藕断丝连

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/笔下文字想起的究竟是谁
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/从来文章千古事
难道看我失魂落魄/得失寸心知
你竟然心动/相知犹按剑

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/奸诈狡猾又水性杨花
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/你说纵我当时知有恨
怎惧你以薄情为刃/初心未肯不逢君
添一道裂缝/曾有一瞬念
又不会痛/如露如电

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/就当我从未见过九州
以长剑为碑 以霜雪为冢/姬野也从未 救过阿苏勒
此生若是错在相逢/空留一段斑驳历史
求一个善终/任旁人猜测

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/你只是嬉笑说不熟
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/在深夜翻那些旧时文字
想起那年伞下轻拥/窗外风声呼啸
就像躺在桥索之上/好像千军万马席卷而来
做了一场梦/就当一场梦
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/梦醒后你我 相逢陌路
无影亦无踪/或许也不必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