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落子无灰

这天是男生生日,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饭桌上吃饱喝足,就有人开始搞事。
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开始他总选真心话,答不出来,被罚得喝了好几杯酒。最后他终于招架不住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“给一个人打电话,跟TA说我爱你。”
他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,拨了一个号码,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,又放下,笑着说:“没人接,大概是睡了。这么晚打扰人家也不好吧,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“那你就给他发个语音。”
“我没他微信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
“哎算了算了,别为难他了,他今天也喝的够多了。”
男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重新拿起手机。他确实没有那个人的微信,就是手机号码没准儿也早换了。他刚刚只是象征性拨了一下,就按掉了。
2004年,临近冬天,男生半夜接到一个电话,打车赶到机场。
大厅里人寥寥无几,他打着哈欠靠在柱子上。
有人出了登机口就到处张望。他看到靠着柱子的男生,大步走过来,毫不迟疑,一把抱住男生。
“你怎么认出我的?”
“你还不好认?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”
“就是问你怎么认出来的。”
“不告诉你。”
他们租了一个公寓,房间里东西越来越多,每天繁忙却欢喜。他们各自有一个房间,互不打扰。有问题就联机帝国解决,结束后让输的人请吃夜宵。
后来男生搬了出去。东西都留在那里,他没想过回去取。
这里从此是一个人的房间。
男生放下手机。他忽然发现走过去的人都很高大。
怎么坐在了地上。
那就站起来。
他的朋友来找他。
“哎你怎么坐在地上,多冷啊,别着凉了。”
“没事,我刚刚头有点晕,现在好了。”
“你当时是不是想打给他?”
“……打给他干嘛?”
“我手机有他微信。”
“……”
“算了,你就当帮我保管一会儿手机,我过会儿来拿。”
他握着手机,像握着个烫手山芋。
男生在屏幕完全按暗下去前鬼使神差地点进微信。
他点进去又滑出来,再点进去,点开语音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男生犹豫着把手机贴近嘴唇。脑中一片空白。
说什么?
肯定不是“我爱你”。
他想起那人在撕逼后的一段时间写的卷首语。
“这几年都还好吗?”
男生张张嘴,忽然发不出一句声音。
要是这么说了那就真成了老情人了吧。
好么?当然不好。
谁能被人捅了一刀还跟没事一样?
他开了几次头,最后都删掉。
真奇怪,以前他们能聊到凌晨五点,现在却一句话都憋不出来。
他们刚认识的时候,他连续一个月都在。
当初他们穷得叮当响,什么都不懂,傻傻地西服领带跑去别人上市游戏公司谈投资,结果发现人家全公司上下到老总都穿着T恤,前台说:推销保险的我们不接待。
他们晚上没事干猫着看碟。
“看什么?”
“《逆水寒》?组里的女孩子推荐的,说不错。”
“唉,搞不懂这片子有什么好看,我们换个吧。”
“啊,是《上海滩》。”
“就看这个吧,权当打发时间。”
2008年北京大雪。他们重新合作。
原来真的有手滑这种事。
他懒得看自己发了什么,也懒得撤回。太欲盖弥彰。
男生抹一把脸。奇怪,怎么还有水。
他把手机里的联系人从A翻到Z,找不到人打电话。
他机械地把手机贴近脸颊,等着有人说话。
没有人说话。
那就放下。
朋友回来要手机。
“你还真发了啊。”
“……你什么意思。”
“没什么没什么,你放心,我绝对不听,他一有回复我就马上给你。”
“他不会回的。”
“我看过《东邪西毒》,跟前女友看的。”
“真巧,我也是跟前女友看的。”
“她说她最喜欢的是张曼玉那句当我最青春美丽的时候,我所爱的人却不在我身边。”
“再说下去我要觉得我们谈的是同一个人了。她也喜欢这句。我跟她是2003年看的。”
“我跟她是2003年分手的。”
“哦,节哀。”
“你跟她呢?”
“都说了是前女友了。”
“哦,那你也节哀。”
“猴子你一点都不关注我啊,连我现在单身都不知道。”
“你不也是的,我都写出来了你都不知道。”
“我不顺着你说的嘛,不然不就冷场了嘛。”
“你真能找借口。”
“我还给她写了个故事。出版后不久我们就分手了。也不知哪个是因哪个是果。”
“你写的一定是悲剧。以后写写大团圆。”
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停地喝酒,因为不喝酒他就会说出那些想掐死自己的话。
有人提到那人。
“你们不要那么在乎他啦……”
男生酒喝多了头有点疼,他按着头:“谁要在乎他啊!”声音有点高。
全场寂静。他第不知多少次想掐死自己。
他忽然坐到地上,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。想哭又哭不出来,只能捂着胃,死死忍着。
“你有肠胃病,别老熬夜,按时吃饭。”
“好意思说我,你不也经常半夜叫我们出去吃饭喝酒。”
“那我们互相监督。”
朋友赶紧送他回去。
他躺在后座。
他仿佛看到一扇门。
一扇他不会再打开的门。
男生不想错过朋友的送别,于是他常常最后一个走。
但他其实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孤伶伶的走,因为太孤单了。
有人给他想了个办法,就是找个人陪他一起走。
曾经或许是有这个人的,到后来不知是谁先走,就再也没见过面。
2004年,男生写了《温故2003》,自己觉得矫情,偏偏有人叫好,还写进了文章里。
2007年,他们开始有隔阂。
2009年,他们彻底决裂。
2010年,男生重新看《逆水寒》。奇怪当年他们怎么没看下去。
2012年,他结婚了。男生不再跟他扯皮,有事说事,不再发那些引人遐想的文字。
2014年,男生停笔很久了。那人写了《温故2005》、《温故2008》、《温故2009》、《温故2010》。矫情又深情。
男生一个人坐过很多次飞机,穿过漫天的大雪,觉得自己不需要任何人。于是别人就真的觉得他不需要任何人。
男生回到家,打开手机,看到一大堆@,他随便翻了几个,就把手机扔到床上。
他伸手去开电脑,发现手抖得按不准键。
为什么按不下去啊妈的,就是按不准啊怎么办,他趴在桌子上,抖若筛糠。
他终于哭出声来。
“多年之后白发苍苍,我们还相互嘲讽醉后轻佻的往事。晚安,friends。”

热度(22)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