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我贪恋俗世的温暖,又厌恶它的粗鄙。

城市

城市的概念最早不知是谁提出来的。
文艺复兴时期,城市被称作“中世纪的花朵”,真是个迷人的比喻。这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佛罗伦萨。
虽然那个年代离我们有些遥远,但也不难想象。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,应该跟如今的上海、伦敦、纽约接近:国际化大都市,先进、开放,每天源源不断的人涌进。再不济,还有志摩先生写的《翡冷翠的一夜》可作参考。翻译上来讲,“佛罗伦萨”是温暖的,昏黄色,人情味十足。“翡冷翠”真就冷得像块翡翠,带着浓浓的禁欲色彩和宗教气息。
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。从汉字的角度来说,能用“城”来形容的,面积不会太小,像“锦官城”、“京城”等。“市”是用来交换货物的地方,类似如今的地摊、商场。“城”包含了人们的“住”和“行”,“市”就包含了“衣”和“食”。那么“城市”,就应当是一个能够让人舒适地居住下去的地方。这也许就是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的意思。
但如今提到“城市”,人们大多想到的是钢筋水泥、丛林法则,是北京上海的高房价。这怪不了任何人。这是每个城市的必经之路。
我们遥想千百年前的长安洛阳,想到的是繁花似锦,是初唐四杰,是贞观之治。然而当时的人同样有“米价方贵,居亦弗易”的调侃。同为国际化大都市,多少都有些相似之处。
羽肿的《City》,录入了人潮声、风声、雨声还有打雷声,钢琴用低音,加上一些打击乐器,平添许多世俗人情味。虽然真正的城市并不像乐曲那样让人舒心。有人说“打雷那一下真是迷人”。是的,是很迷人。尤其是之后的雨声,性感得无以复加。
也许他心中的城市就是这样。

热度(3)

© 黎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