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加

只有逝去的一切

由浅入深十五题

来自九怀星

因为写文揣摩心理就很累了所以我直接代他们回答了(ntm)。

1.各自描述一下初见是什么样子的?

网恋三年,第一次见面在机场旁的一家咖啡馆。

2.两人做过最旖旎令你怦然心动的事是?事后各自的反应?

“今何在是我真正乐意称之为‘才华横溢’的写手”

“我愿意给江南写同人”

可能脸红可能否认可能不发一言。只有他们知道。

3.为对方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?对方知道吗?

隔着大半个太平洋连续一个月熬夜聊天。

为了一个尚不成熟的构想从美国回来。

知道啊。

4.对方在心里排第几?如果不是第一前面都有什么?

猴子的话第二吧,前面是九州。闹掰后就垫底了。

土豆是第一。闹掰后…...

窄门

国:孙思北

共:晋西

“会谈还没结束,你怎么就跑来了?”

“怎么,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老同学?”晋西倒是满不在乎。孙思北心想你每次出现都只意味着麻烦。

就在刚刚他们才吵过架,晋西慷慨陈词,寸步不让,说到激动处一拍桌子,如同摔杯为号,立时就要有五百刀斧手冲出来将他们就地解决。

中途休息,有人邀请晋西他们共进午餐。晋西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神情:“不了,多谢好意。阁下不如多整理整理材料,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。”对方讪讪。待他们一行人走远了,孙思北听见那人暗暗说:“真是块硬骨头。”

“四十多年前他还不是这样。”

结束后晋西忽然打来电话,约他出去。孙思北握着手机,慢慢地说:“我以为你此刻应该在...

负尽深恩

时间线混乱,有错漏见谅。
大量个人解读,别信。
他快马加鞭赶到长州,看到的是兄长的尸骨。
战事加急,军中一切从简,灵堂就设在空出来的偏房中。
他走到灵柩前跪下磕头。父亲已经在那里,看到他也不惊讶,问道:“陛下让你来的?”
“不,我自己来的。”
“那你可慢了一步,陛下的诏书昨日就到了,命你钦差长州战事。”他有些惊讶,抬头看父亲。
父亲唇边有隐约笑意,又似乎想叹气:“终究还是来了啊。”
长州不比京城,军令甚严,顾逢恩初到就被罚了四十军棍。他倒也没有怨气,咬牙忍着,等到打完,嘴上也血肉模糊了。皮肤溃烂引发的高烧让他睡得昏昏沉沉,有人靠近他坐下来,他一瞬清醒。父亲摸着他滚烫的额头叹息:“你为什么要来。”他无言。如果说...

不是爱人

bot联文活动投稿。
今何在单性转。
非典型七年之痒。
江南新婚,家里时常有客来祝贺。有人说起他在美国的求学,他呵呵一笑:“当年整个图书馆唯一的中文书就是金庸全集,被人借了无数次,从来没有完整过。我就靠着这个度过异国他乡的夜晚。”大家盛赞主人幽默风趣,一派其乐融融,宾主尽欢。
曾老师无所谓地笑。他又在讲这个笑话了,每天对着不同的人说同样的话,不知道他怎么还能有这样高的兴致。客人想吃水果,她答应着,去厨房找出水果刀,手起刀落,一颗苹果劈成两半,露出小小的核。苹果真是一种无聊的水果。
他们的大学是不安分的四年,又或者是太好的四年。
女生宿舍下有人在弹吉他,三楼的兄弟往下泼水,营造在雨中的浪漫气氛,...

夜莺与玫瑰

从来没想过有天他们还会再见面。实际上,从学院毕业后他就做好了“此生不复相见”的准备。
对方也惊诧,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话讲。
还是他先开口:“真没想到……你也是来看他的吗?”
对方点头。
有人喊他:“儒勒!儒勒!你在哪儿?”声音从人群中窜出来,不能不引人注目。
罗斯马利微微惊讶地笑着:“很少看你带女伴出来呢。”
女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娇滴滴地抱怨:“那些贵族夫人真无聊,聚在一起就会八卦,什么话都敢往外说。”
“原本想让你排遣一下的,跟她们说说话也好。”
她眼睛从罗斯马利脸上滴溜溜转一圈,又扭头笑着向儒勒询问:“这是你同学吗?没听你提起过呢。”
儒勒介绍两人:“这是我学院的亲友,阿利奥那·罗斯马利,这是...

玫瑰永远冷

最初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后来的发展。
人类对新生事物的排斥超出他们的想象。
恐惧催生暴力,暴力不断升级,人类又是最会抱团的生物,从小规模冲突扩展到地区,再到个别国家,最后是全世界范围。
他也参加战争,身上有了无数的伤疤。言灵不会死,除非人类遗忘了他们,否则言灵永生。只是伤口愈合的时候还是有些疼的。他闭着眼,躺在掩体后面,不长的一段日子走马灯般掠过眼睑。
很多朋友都是在酒馆里认识的。
有一个小男孩,总是挎着个包,里面装满了他自己写的诗歌。
每天晚上他都会来酒馆唱自己编的歌,前一天唱的第二天不会再唱。“过去的不必怀念,总有新的值得我们歌唱。”他的脸上带着无比热忱的笑容。
有人在唱不知所云的歌。
“我...

被侮辱与被损害的

今年的春节父亲也没有回来。陪沈如璟和母亲的是嫁到外地的小姨。他们今年没有走亲戚,吃完年夜饭就聚到客厅看春晚。大家都表现得跟平时一样,闭口不谈沈园的事。
屏幕里的人表情夸张,肢体动作大得要戳破那层液晶屏。屏幕外的他们心不在焉。
沉默是有实体的,而且还在不断扩大,挤压着每个人。
沈如璟无法忍受地回了房间。路上要经过她和沈园共用的书房。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书橱。回忆再次伏击了她。
小的时候,父母不在家,她喜欢躲进书橱。
书橱里很好,有《红楼梦》、《白痴》、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。像《简爱》里的描述,一张帘子遮住她,她缩在角落里,时不时抬头看灰蒙蒙的天。
她最喜欢跟弟弟玩这种游戏。弟弟总能找到她,她坚信这是血...

评黎加《相爱未遂》

!!!没想到我还有收到长评的一天,首先当然要感谢你愿意看我的文啦,提到的语法问题我会再注意下,至于潘海天……嗯,其实我的设想是他和猴子一起参加,所以也住进了同一家宾馆,猴子回去时他正好出来找他,至于为什么这么凑巧……嘛,就当是无法解释的巧合吧,毕竟只是靠他引出下文,并没有想太多😂

轻寂萧:

给 @黎加 姐姐的文评啦,第一次写长评,没时间打字先发图片,麻烦姐姐多担待



相爱未遂

今何在出差了。
谁都知道今何在作为一个宅男难得出去,只是这次受作协的邀请,推脱不得。
入住的是一个欧式古堡酒店,锁上房间门出来,刚走到最近的烧烤摊,手机就不断跳出信息提示。他来不及一个个看,点开新浪的新闻推送,忽然就有铺天盖地的通告,说着同一件事。
微博评论一片南大告诉我这是谣言对不对,人们叹息英年早逝,夏笳打来电话,哭得哽咽。当真是措手不及。而他居然还记得给摊贩找零。
他回去,恍惚中走过一根根廊柱,感觉周围一点点凉下去,想,那人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。
潘海天从房间冲出来扶着他说你节哀,又说好歹朋友一场,不要太难看了。
他迟钝地想了半天才明白他是怕他言语过激,再刺激到那人的粉丝。
于是他拍拍他说...

逆插玫瑰·合

“来,消消气。”
“那你跳个舞给我看看。”
他身上还缠着大家玩闹时绑着的绸带,就那样起身,摆出一个标准的起始动作。一出手就知道有芭蕾的底子。
还是喜欢看他跳舞。他跳舞时是笃定的,掌控全场,拥有足够的底气。
到了他这里,伴舞就真的是伴舞,你只能看到他,看不见其他人。
和女伴跳,是猎人和猎人的关系,谁也不肯落了下风,谁又都知道留一线喘息的机会,不至于打破平衡。
有进有退,有来有往,真的好看。
他跳舞自成一体。
“很晚了,走吧。”
“我还想再练一会儿,你先走吧。”
那天她去而复返,看到他在黑暗中席地而坐。
音乐还放着,他就在黑暗中跳舞。但是没有人看见。
她想象他在黑暗中起身,旋转,缎带飘飞,衬衫晃动...